世界静极,只见灵魂独舞

文章来源:【yl.12311.com】   发布日期:2010年05月27日

——观《我的母亲赵一曼》有感

指导老师:黄巧艳

那一刻,世界都变的如此沉寂,惟有那摇曳不败的灵魂,依旧在夕阳下舞跃着生命的光辉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——题记

当那一声凄冽的枪响过后,血般的红日与白雪辉映,冰冷的大地从此记住了一个悲壮而凄美的名字——赵一曼。

当这位巾帼英雄毅然决然舍子从戎,投身革命,为中国崛起奔波劳碌时;当这位“红衣白马女匪首”穿梭于山林阵地,果敢歼灭日本侵略者,并为掩护同伴而暴露自己时;当她一次又一次以犀利的谈吐与日军冷面交锋,并在酷刑前依旧端庄倨傲时;当身为人母的她终于忍受不住内心的无助与脆弱,撕心裂肺地喊出那一声“宁儿”的呼唤时;当她在日本人的枪声下,孤高傲岸的身影缓缓倒在冰冷的土地上,与山河亘古长存时——

我似乎从中看到了,作为一个革命工作者对事业的忠于职守,作为一名中国人对祖国的崇高民族信仰和热爱,以及作为一名母亲爱子心切的深情思念,辛酸与挚爱!它其间所包容了的,是所有革命者的灵魂,那圣洁而高大的灵魂,仿佛也穿越时空,向自己的儿子诉说:“我亲爱的儿子,妈妈对得起你,因为妈妈是慷慨赴死的;我的苦命的儿子,妈妈对不起你,因为你还要艰难地活着。赶快成人吧。我的宁儿,长大成人之后,你要自豪地告诉所有的人,你的母亲叫赵一曼。”

她毕竟是一位母亲啊,一位深爱着自己儿子的母亲,我相信,在她平静如秋水般的眼眸中蕴涵的是太多这世上最温暖的母性之光。在革命与亲情的抉择中,很少有人能做到真正的大爱与无私,可是赵一曼,这位本应平平淡淡享有天伦的柔情女性,却承载了那样多的属于男子汉的责任,成就了轰轰烈烈的一生。

我突然想起了在这次四川地震中为救学生而牺牲的谭千秋老师,同样是为了大我而放弃小我,将对女儿的爱深埋在心底,带着美好的希望离开。“有些人死了,他却还活着”,因为躯体的消亡带不走灵魂的傲然,或许心脏不再跳动,从此再也无法清醒,但流淌在血液中的民族信念抑或缠络着的亲情血缘,仍旧能驻留在亘古的灵魂中长青。

于是,那腔热血染红了冰雪,迎接了残阳后的黎明。

留下的,是永远不会腐朽的灵魂,那圣洁而高大的灵魂……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